昨日在BBC中文網看到一則台灣報導,今早就消失掉了。奇怪?這篇文章描述台灣有位女性,五十幾年後才看到被封鎖的一封信,來自未曾見過面的父親,在將被處死的「思想罪」監牢寄岀的手筆,給當時只有五個月的嬰兒。這封被封鎖遲到半世紀以上的信,引起這位初老女性的悲情,首度感受到與父親心靈的連繫。

我在1960年代就急著要脫離台灣。彼時這個島是無形的大監獄,不能隨便講話,或是參加讀書會。幸運地我能去日本,但在台灣留學生比較少的大阪,連我這個平凡人,也有「黨工」多次警告我的父母親,不可讓我參加台獨組織。多年後,聽到當時在東京比較活躍的台灣學生中,有一些熱血青年被遣返台灣遭受政治迫害。這些聽聞令人震撼,但自己卻因無力援救而慚愧。我曾詢問陳文成教授的父親,陳教授犯了何罪,竟然陳屍台大圖書館?有同鄉說,陳文成在某次同鄕聚會中,因氣憤台灣的政情,燒了國旗或是一張照片。

?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-020012091.html

蔣先生的座車是一輛1940、1950年代的「林肯」防彈轎車,後面緊接著兩部沒有特色的黑色轎車。在人口密集的市街,每一、兩百公尺就站著身穿中山裝的警衛。這段台北市郊原始第一條的打馬膠債務協商路(Tarmac Road)是蔣先生出入的走道。謠言說某晚在「草山」路旁,有一路人蹲下隨地「方便」,不期然有車隊燈光投射身上,此人趕緊躲避。說時遲那時快,一槍中彈倒地!真是草木皆兵,寧可誤殺百姓,不可錯放一敵。雖是傳說,有此可能。

這篇文章描述在白色恐怖統治下黑暗的一面,也掀起筆者一直難以拭去的、「準皇帝」蔣介石用鐡腕統治台灣的記憶,希望年輕一代可以警覺並捍衞前人不惜犧牲奮鬥得來的民主制度。

「蔣總統是中華民族的救星」(五十年前大幅寫在圓山飯店下中山北路的山壁),蔣是怎樣威風呢?我曾遠近看到「龍體」幾次。我與那位權貴的「純種中國人」同年生。1950年代,初中生也要參加圓山忠烈祠的團拜。這次離龍顔最近。他真的是長得「紅可赤熾」(台語音[紅哥赤翅]),「救星」之光璀璨。進入祠堂不久,一個派頭十足的將軍(可能是孫立人?)威赫地腳踏皮革長統靴,合步卡噠一聲,向蔣行最敬禮(日語),給我極其深刻的印象。

那時「蔣公」權同皇帝,台灣島的公有財產隨他佔用或施予「臣下」。現在所謂士林總統官邸,原為台北園藝實驗所;又「蔣公」行宮數處多暗挖隧道,以防有萬一可迅速逃生。蔣在公餘時間,通常傍晚經過新北投往陽明山環繞一圈。陽明山在蔣先生駕到之前叫「草山」,被聯想為草寇出沒的山房屋貸款寨,下令改名!

幼年我生負債整合在沒有什麼敏銳社群責任感、也並不富有的、守舊的小地主大家庭。在國民黨惡勢力的統治下,耳聞親族中的政治受害者有父親的一位表弟。這位表叔從日本早稻田大學轉學上海同文書院,教育背景頗似史明奧吉桑。蔣軍敗退到台灣不久,他就被抓去了,不知是何罪。坐牢日久,他父親可以去探望。某日老人家照例帶著一些食品要去面會,坐火車到台北車站下車,走到站前大家圍觀的佈告欄,看到一排被槍決的名單中,他的長子赫然在列,原來昨日已經被槍決了!此情何堪?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我也身歷被監視的情況:某年夏天我旅宿日月潭教師會館,每進廁所門外站人監視,環湖散步多人帶狼犬追蹤,並用無線電手機連絡。當時蔣先生住在隔牆的涵碧樓,他與夫人的一群轎夫都住在教師會館。蔣先生夫婦的兩頂抬轎像是筆者小時所見,黑色人力車的箱座(當然沒有輪子,在台灣未曾見過此種坐轎),抬架在轎夫肩上。我們小家庭到教師會館住宿是早就預定好的,沒有被迫取消,也許是所謂「學人」的特殊待遇罷。如今國人享受自由的生活,千萬不要忘了先人的努力,慎防再度陷入極權統治的黑暗!



苟活在蔣介石的「恐怖統治」之下


629EE7BC4695DA1E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年貸款率條?

x15tf7fv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